閉鎖病棟.jpg  

 

 

          作者:帚木蓬生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1-12-12

          ISBN/ISSN:9789573328599

 

 


《閉鎖病棟》以前面幾個章節看似獨立又不相關的短篇小品般開啟,緩緩訴說出幾個主要人物的經歷與故事,簡單平淡的筆調沒有過多的情緒字眼,卻隨著每個事件的發展呈述鋪陳出了濃厚獨有的韻味,淡淡的沉重感隨著閱讀過程總在末尾堆疊到了最高點,戛然而止留下了些許的喟嘆與感傷,很喜歡作者以這樣的方式介紹每個主角的出場,那在爾後敘述進入主要場景-精神病院時,讓人對於每個病人的性格和言行有了更多的理解與同理,而不管有著怎樣的過去,病房就像是個另類避風港,除了滿足每個病人有家歸不得的渴望,也彷彿是個閉鎖的世界,提供這些人逃離隔絕了外在現實的紛擾,在這所醫院裡儘管每天上演著一樣的戲碼,每個時刻都重複著相同的動作,就算是盥洗習慣、早餐、看診吃藥等僵化形式的一層不變,對他們來說至少都是安穩平和的生活,因同病相憐而建立起的共患難情誼更多了層感同身受的珍惜,直到平靜的日子被一個個性偏頗且目中無人的流氓病人給崩毀。


而由於殺人案的發生,也連帶影響了部分角色的往後人生,並帶出了不少思索性議題,包括生活了大半生的醫院究竟是不是家,或者只是被社會拒絕的隔離病房,還有大眾對於精神病患出院後復發的恐懼,是否可以適應正常生活的疑慮等,對於這群人來說過去的歲月就像是個不能被提起的禁忌,有人選擇在深山中了結了自己的生命,有人困在過往回憶的幻想中終其一生,有人最後回到了真實的家與家人團聚,如果任何人都可能犯錯,我們又怎能剝奪他人可能幸福的決定,「你覺得自己生的是什麼病?」不管這個似曾相識的問題出現了幾次,怎麼回答、有沒有回答好像也沒了關係,只有努力活在當下,對未來有了期盼,才是真正的人生,作者一方面寫出了這些社會邊緣化小人物的悲哀,卻也不忘賦予不放棄、重生的希望,而以現任精神科醫師身分從病人角度描述出的視野所見,更多了幾分真實與柔軟。


另外作者帚木篷生出生的年代,正值日本一九四五年經過了東京大轟炸、長崎廣島的原子彈投下不到幾年的光景,歷經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的洗禮,成長環境遭逢百廢俱興、經濟重建的階段,而日本在短短的不到數十年時間開始快速發展,甚至創造了戰後經濟大國的奇蹟,然而戰爭和高度經濟成長所帶來今昔差異,似乎也為帚木篷生帶來了不少深刻的感觸,而這反應在《閉鎖病棟》一書中也多少流露出淡淡感慨與緬懷的氛圍,不管是在病人過往相關戰事的敘述-秀丸的父親戰爭受傷的經過、昭八小時那個曾經被轟炸死傷無數還豎立慰靈碑的現場,或者阿中那段在山中修理高壓電塔的戰火歲月,戰機轟隆隆飛躍頭頂的聲響、火柱染紅天際的色彩,還有空氣中瀰漫的黑煙焦味,無一不讓人感受到戰爭的無情與殘酷,和戰後經濟復甦帶來環境的巨大改變,原有電車幹線上的一大片油菜花田、松林、白色沙灘,已建起了國宅、高樓大廈,看不見水平線了,當四周景觀轉眼變了樣都被商店街、停車場取代,只剩那所看板油漆快剝落的四王子精神病院依然如故,而曾經清澈見底可游泳抓魚的貯水池,在昭八三十年後返家已不再,「時代改變了」或許這句寫出的不僅是書中人物自我安慰的話語,也是作者對於那個有著自然淳樸景觀的時代、消逝的最大感慨。


想起書中那齣舞台劇表演天堂場景的橋段,為了換取瀕死女孩的幸福,眾人以可愛笨拙的決心犧牲了自己的一項權利,想起了「病人不是行尸走肉,也可以扮演好病人以外角色」的字句,這些被世人視為另一個世界的人們,卻又何嘗不是對照現今社會人心與環境變遷下所還保有的另種奇蹟,透過帚木篷生洞悉內斂的筆觸,以著質樸良善、堅定勇敢的信念,療癒撫慰了現實的不堪與無奈,奮力活出了自己的人我們慶幸,從今而後,所有的事終於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決定了。

 

 

 

 

☆感謝皇冠文化邀約的試讀活動

    全站熱搜

    jr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