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女孩與幽靈男孩.jpg 


            作者:娜塔莉‧史丹佛

            譯者:楊佳蓉

            出版社:三采文化

            出版日期:2011-10-21

            ISBN/ISSN:9789862295274

 

 

 

 

 

《機器女孩與幽靈男孩》曾榮獲全美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書籍,而作者娜塔莉‧史丹佛更是撰寫過多本的暢銷童書與小說,如果因其著作背景而將本書定位為青少年讀物,自恃為成人而輕忽了其影響力,那恐怕是閱讀過程的一大損失,關於人生的無常、青春的悲喜,或許歷經歲月的成長再回頭觀望自有另番不同的感受,即使有一天這些記憶都將散逸,《機器女孩與幽靈男孩》讓我們回味起那些苦澀又美好的曾經。

 

《綠野仙蹤》是眾人耳熟能詳的童話,一位名為桃樂絲的女孩帶領著稻草人、機器人與獅子尋找各自所失去的東西,會聯想起這個故事是因為機器女孩、也是本書的女主角-貝亞翠絲.沙博,她就像是那個錫人樵夫,在面對需要心理治療、總是情緒瘋癲的母親時,久了,彷彿麻木般也渴望起自己成為母親口中的冷血機器人,沒了心、沒了情感、沒了溫度,自然也就對任何事不再在意,包括盲目追求最高任教殿堂不斷搬家的父親,總是不斷遷移沒有歸屬的家,還有那些不算朋友的朋友,鏘鏘,聽那胸口金屬撞擊的聲音,只要學會不執著於任何事物,悲傷又為何物。

 

而約拿.塔特-幽靈男孩、也是本書的男主角,從多年前同儕「啊!有~鬼!」的惡作劇開始,就彷彿是鬼魅幽靈般的生活在這個世界上,其實這樣的視若無睹對於約拿來說反而自在,因為一直以來這個男孩就期望不被人群看見、隔絕於眾人之外,那場車禍帶走了母親,美其名有個看似關愛的律師父親,但他自以為能決定孩子想要的人生,而剝奪了其與雙胞胎弟弟的深厚聯繫,充滿生離死別、欺瞞與真相的苦楚,讓約拿封閉了自己的心靈,以沉默而漠然的態度拒絕任何人進入。

 

或許也只有同類才看得見那頭上隱形的天線、嗅聞得到身上同病相憐的氣息,「深夜微光秀」是兩人產生交集的契機,在這個深夜廣播節目裡是一群寂寞卻又有著人生不同境遇的陌生人,每個人都像是對某個誰念念不忘、每個人分享述說著各自生命的困擾,那些個喃喃自語飄蕩在深夜的星空中,看似荒謬、狀似虛無,卻因為共鳴產生了療癒慰藉的力量,天方夜譚不再是遙不可及的故事,我們乘坐魔毯飛躍了腳下城市的燈光,抵達了夢境般的海底城,我們都是時光旅行者,可以自由穿梭歷史間尋找愉快的時刻落腳,我們都是未來人,來自不同的時間軸,停駐在現刻,只為了尋找靈魂失落的那個部分。

 

「科學家調查全世界各行各業的人,發現最快樂的人是冰島的理髮師。」然而小說外的冰島在一夕間泡沫經濟,從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跌落到舉國負債破產的地步,儘管小說裡的貝亞喜歡把自己當成機器女孩,被母親說成無情的孩子,但那個用錫做的碼表心臟依舊會感到疼痛,而那個幽靈男孩雖然愛上了女孩,卻因為弟弟的死去,從此心中的空洞無法填滿,再也回不到溫暖的人類世界,我們期盼可以看見未來,就能知道現在該怎麼做,然而即使知道將來會遇到什麼,還是無法預期將會有怎樣的感受,儘管困惑,卻也只有不斷的往前走才能摸索出屬於自己的道路,就像童話裡的錫人樵夫,不管因為故事版本不同獲得的究竟是血淋淋真正會跳動的心臟,抑或只是被填滿絲綢的假心,或許憑藉著信念,我們總有一天還是終得以找回不再的東西。

 

過往,不是想像,那些跌跌撞撞是靈魂外不屬於誰的記憶,世界並不會與我們共同老去,但我們感念它豐厚了生命的樂章,成長本就是種冒險與體驗,即使用力拋擲的青春換上了蒼涼沙啞的聲調,那些縫合接隙的傷口會密合粹煉出另一種形式的深度,那些曾經發生以及未能發生的事都將滋潤餵養著下一段人生。

 

 

 


 ☆感謝三采文化提供試讀機會


    全站熱搜

    jr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