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p/phpsm40mZ  

 

 

 

 

  作者:妙莉葉.芭貝里

      譯者:周桂音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21-03-04

           ISBN/ISSN:9789864779833

 

 

 

 

 

 

 

以日本著名俳句詩人小林一茶的詩作吾人行走世間於地獄屋脊上凝望繁花。」作為構思小說的結構,可以大略看出此部作品的屬性元素或核心內涵,從不諱言對日本文化情有獨鐘的作者妙莉葉.芭貝里,融入曾在京都駐地交流定居兩年的生活閱歷,以環境與景物烘托擅長的哲思禪意,再次為我們帶來療癒人心的動人新作,開啟一趟充滿知性與美感的旅程。

 

四十歲的紅髮法國女子獨自前往日本聽取未曾謀面父親的遺囑那個迫使她一直以來鬱鬱寡歡傷痛莫名活在虛空之中的幽影,但在這之前,她必須跟隨著父親生前的助理保羅走過一處又一處的陌生庭園,憤怒總是接連而來,「我們要去哪?」她費解的問,「您是植物學家,卻不看花。」他終於開口說道。

 

「每一根刺,都擁有它的故事」有人這麼說過,刺蝟是,玫瑰亦復如是,即使渾身長滿尖刺,然而,它依舊是小王子唯一珍愛、獨一無二的玫瑰。

 

《唯一的玫瑰》以「地獄屋脊」與「凝望繁花」作為前後兩部,全書共有十二個章節,比較特別是每段情節開展前以花朵或樹木為主題,所述說出關於日本與中國不同時期的寓言小故事,更令人驚艷的是以隱含在植物物語後的深意連結篇章轉折以及角色心境,而在每日小旅程的出走過程中,日式庭園的文化體現是元素主軸,它讓我想起電影《夕霧花園》中那座美麗卻陰鬱的夢中花園,妙莉葉.芭貝里以宛如細膩的工筆勾勒出飽富詩意的景致,並在一花一葉、一沙一石的禪觀世界裡,帶領我們從傷痛中觀照生命的真相。

 

所以,人物職業或舞台背景的設定都是別有用意的,而且在這本小說中所有地名都是真實的存在,不少像是銀閣寺、南禪寺、西芳寺等更是必訪的名庭代表,個人以為如果去過京都地區或能對照實景圖片,就著那些文字遊走更能有身臨其境的感受,當然除了花道、庭園,故事裡也融入了不少日本傳統文化―諸如:飲食、茶道或書法等,作者的第一本小說就是以美食為題材、榮獲年度最佳美食文學獎的作品,食物描寫功力不在話下,本書中勾勒出五官皆能享受的飲食盛宴讓人看得垂涎欲滴,當然更重要還是這些日式文化背後所欲傳達的意象與精神。

 

「未能準備好承受苦難之人,亦未準備好去活」,唯有誕生、死亡―最後再度重生的人,才有能力將幻滅與地獄轉化為繁簇花田,因為推動敘事進程的手法不同,若以角色塑造的深刻度或故事性而言,說實話,「玫瑰」儘管外顯但並不如「刺蝟」內隱那般吸引人,就情節來說過於迅速投入的愛情也令人頗有疑慮,然而《唯一的玫瑰》卻也可以說是薈萃了作者妙莉葉.芭貝里多年來小說創作的大成,將喜愛的東方元素發揮到極致的展現,書中俯拾皆是象外之象的意境美學與生命覺照,那才是風景中的風景。

 

 

    全站熱搜

    jr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