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體之蛇  

 

 

          作者:道尾秀介

          譯者:李彥樺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3-03-31

          ISBN/ISSN:9789866043468

 

 

 

 

第一號繪畫作品

「我驕傲地將這張畫拿給大人們看,問他們:『害不害怕?』
大人們反問:『一頂帽子有什麼可怕?』
我畫的不是帽子,是隻正在消化大象的巨蟒。」
                                                                 ─《小王子》

 

六歲時,大人們使我對我的畫家生涯失去了勇氣,除了畫過開著肚皮和閉著肚皮的蟒蛇,後來再沒有學過畫。《小王子》裡的男孩放棄了解釋,從此不再和大人談論巨蟒、原始森林,或者星星之類的事,開始變得世故、學起了大人喜歡聽的話語,因為人們總只看見表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東西,當我們意識到已經被那虛假的世界所征服,可能自己都有點像那些大人了。

 

 

《球體之蛇》是一個由秘密與謊言圍繞而成的故事,以第一人稱敘述法藉由主角之口緩緩道出那段傷痛的回憶,記憶裡有小學五年級的那場火,被燒傷毀容的半張臉、破裂散落的雪景球,和懸掛在尼龍繩上搖晃的冰冷身軀,記憶裡有十七歲那年,夜夜潛入於狹隘黑暗的地基下,聽著那床舖規律的吱嘎聲、男女交媾的呢喃呻吟聲,一次次宣洩發熱腫脹的欲望,直到第二次的那場火燃起,過去與現今有了觸發與疊合,努力維持的平靜假象逐漸崩毀,每個人都有秘密、都曾說過謊言,只是沒想過那吞入的謊言與罪惡會是如此地不堪與痛楚,那流出的淚水是為了遺忘,遺忘那吞下後再也吐不出的事實真相。

 

 

儘管《球體之蛇》述說的仍是關於青春的殘酷物語,但很喜歡作者道尾秀介在故事裡引用的《小王子》經典語句,除了巨蟒吞象的自以為是,還包括鄙視反覆的惡習卻矛盾的耽溺其中、要忘卻羞愧的酒鬼,套用在不管是事件或人物上頭,眾人熟稔的名著除了不用詳說、便能輕易同理連結寓意,也為總是陰鬱晦澀的成長注入絲童稚哲理的意象,大人真的很奇怪,但何時孩提也成了如此猙獰壓抑的片段,憐憫偽善的無心過錯、分崩離析的家庭變故,如果時間可以倒轉,我們不經心疼起那句「我想回到我出生之前」。

 

 

除了營造過多環扣的不幸巧合稍嫌刻意;還有鄰人長女幼年扭曲怪異的性格未多解釋,行徑多以「不知道!不為什麼!」帶過,(多年後其父與貌似的女子發生關係,引發人諸多聯想);最後那試著推演想像、卻沒有證實的結尾安排,感覺主角仍在逃避、未真正面對,其次是個人因素不是很喜歡這種故事不明、留給讀者解答的作法,《球體之蛇》當然還是有幾個我以為的小缺失。

 

 

我們總是經歷過這個世界上隱藏的種種醜惡,才能體悟全世界最美麗而悲傷的景色,原來,是他/她消失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旅人書房

jr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