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屋.jpg 

 

 

          作者:角田光代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聯經出版

          出版日期:2012-01-05

          ISBN/ISSN:9789570839418

 

 

 

作者接受專訪時曾提到創作靈感多源於對大眾習以為常想法的不滿、質疑或憤怒,而這對於接觸過角田光代的讀者而言應該不陌生,諸如女性、婚姻、社會等寫實描寫的細膩總獲得了極高的評價,而其探討現代家庭關係的議題更屢屢成為作品題材,正因為她能深刻理解並表達出這可能普遍存在於現今時代裡的無力與苦澀,少了掩飾美化、多了坦誠真實,才能如此直逼人心吧!而《樹屋》正是這樣一部發人深省的作品。


《樹屋》一書書名一度讓人聯想起了家族樹(註1)的形象,雖說是"家庭"的老主題,卻反而運用了有別於傳統的隱喻,那建立於樹上的空中樓閣少了著根立地的安穩,倒有點像中國人所說的失根蘭花、飄蕩浮萍,對於家的歸屬感搖晃的讓人不知何去何從,角田光代首次將故事舞台拉出了現代,嘗試書寫出了一個橫跨家族三代的大格局小說,並藉由尋根之旅帶出了歷史戰爭、生存掙扎與本質追尋等更為深入的連結,試圖以不同的角色思維帶出每個世代的問題,在每段時空新舊洪流下總有著各自隱忍不語的傷,「逃避」?「面對」?或許在閱讀完《樹屋》,你會對何謂脆弱、何屬勇氣有了不同的看見。


藤代泰造與田川八重生存於二次大戰的年代,出於各自的原因,抱著離鄉背井的決心,拋棄家人漂洋過海前往了陌生的滿洲國,是對那未知的無垠大地充滿想像,也是期盼有比原來更好的地方、比當初更看得見的未來,然而隨著戰事死傷的頻傳,捨身為國與自我生存卻成了兩難,作者不談大忠大義的老調,反而寫出了一般市井小民最坦率直接的恐懼,只要不死,「未來」、「總有一天」一定會來臨!逃跑的確比聽話需要更多的勇氣,因為誠實面對心底的私我,從此也彷彿背負了羞愧難以啟齒的罪名,戰敗後日本是回了,但家再也不是原來的家,我們茫然流淚,不是因戰爭、不是為貧窮,而是最終還是沒能抵達、首次想以自己的力量走去的地方。


而藤代中生代以慎之輔為首,四個孩子生長於日本戰後經濟高度成長的年代,儘管歷經了家中經濟來源「翡翠飯店」從拼湊破屋到嶄新氣派的餐廳風貌,然而這個家總不對勁的讓人想逃離,活著這件事,或許就是不斷的增加苦澀的後悔吧!一直到了自己夢想的幻滅、妹妹婚姻的觸礁與弟弟自殺的陰霾,才痛切的發現「無論如何,與我無關。」的作為必須下定決心成面對一向逃避的現實。


良嗣身為家族第三代,對於這個有著"絕對"奇怪的家向來有疑惑,「簡易旅社」一直是他對自己家裡氣氛的詮釋,雖沒有不滿,但總有種沒有根基的踏實感,還有那包圍整個藤代家有氣無力、毫不抵抗的消極適應力,然而陪祖母返回中國的一段尋根之旅,讓他找回了家族的過往,也體悟了每個時代面對生命存在的本質。


「如果未來不是一直往未知的地方前進,是朝著已經知道的地方走,那該有多好。」是的,就是因為我們不能預知前方路途的風景,也永遠回不到離開之前的地方,才會無助的被時代所吞沒,但如果一心以為不可能改變的了,就恆久改變不了,《樹屋》一書要說的或許沒有要你一定背負什麼沉重的人生使命,只在於你願不願以各自的步伐邁出腳步,做什麼都好,只要不要不反抗也不逃避,因為那"希望"才是這棵枝葉繁茂的大樹至今仍屹立不搖的事實、也才是這整個家族賴以維生的源頭。



註1:家族樹(Family tree)或稱譜系圖、世系圖,是一種描繪家庭關係的樹狀結構圖,此為以藤代家族為例的手繪簡易圖表。

家族樹.jpg


相關活動網址http://blog.roodo.com/dali_novel/archives/18533225.html

☆感謝聯經出版提供的試讀機會

創作者介紹

旅人書房

jr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