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門和鶴的天空.jpg  

 

 

          作者:白石一文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1-07-18

          ISBN/ISSN:9789573328254

 

 

 

 

 

《一瞬之光》、《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草上的微光》……其實早已久聞白石一文的大名,但對於初次接觸白石一文的作品便是《看不見的門和鶴的天空》的讀者,乍見文字當下或許和我有著相同的訝異與疑惑,因為故事內容夾雜著靈異與鬼怪,換句話說這部作品是有點超現實的,白石一文曾經在報章訪談中提及自己創作靈感的取材來源,他說「關於我為何存在這個世上,這個不可思議的神秘現象的所有細節都是我創作靈感的泉源。」關於人生、關於生命,又怎麼用一定的道理來解釋的完紛擾無常的現世問題,關於肉身、關於靈魂,又怎麼以有形的物質來闡述的完無形的精神心智,或許持著這個角度來思考,就可以稍微理解作者的用意。

 

「人類無論怎麼努力,都會被慾望糾纏,因而看不見真理。」

 

閱讀《看不見的門和鶴的天空》,也許我們可以試著從"慾望"這一個詞出發,昂一背信妻子與之閨中密友由香里的出軌與追求肉慾關係,絹子背著丈夫昂一偷偷與命中注定的對象交往,由香里對於昂一不倫的愛意與誘惑,與亡靈芳夫之於女兒由香里的佔有與扭曲的愛,正因人雖是單獨的個體,卻不可能在這世間孤立的存在,人和人的關係便變得牢不可分、相對的重要,而人際關係的複雜引發心性的七情六慾,也難怪這些雜念會渾沌了生命的純粹,也遮掩了真相的存在。

 

而本書帶出「與生俱來的佛性」論點有著濃厚的禪意,有別於肉體的觸及、感官的真實,人與人間靈魂的碰撞是人性愛恨的本質,唯有「相互」是連結宇宙萬物所有一切的根本,也才是一切問題的主因,就如由香里對於父親是不諒解與痛恨的,而自然得到的回應也是等量的憎恨,而無論怎樣的人際關係,唯摒除了私心,才能得以回歸誕生之初的本性,佛法說「空是有形亦無形,實際存在不著邊,捨棄不要如影隨,空空如是空空悟。」或許明瞭了世間萬物皆為空,而不執著嗔癡愛恨,自能頓悟自我的意義與價值,昇華生命的層次,也不再受慾念的糾葛。

 

而所謂的生死,抑是相同的道理,這在昂一受困廢坑面臨自身生命安危,與妻子發生意外瀕臨死亡時,有著深刻的體悟,而故事中由香里父親亡靈角色的塑造與出現,或許也有著相同的涵義,生滅法則之於浩瀚宇宙,無論長短都不過轉眼即逝,如果死亡只是拋棄肉體和藉由感官感受的自我,回歸原本的靈魂,那生與死有何差別,生命的開始到結束,從最初的無到有,又回到無,死亡原也只是回歸到最原本的狀態而已,如果"門"是人生的出口,"鶴"是生命的象徵,了悟了死亡的不存在,或許才能到達不生不滅的永恆境界,看見那片自己嚮往的天空。

 

人際關係的真諦,重要的是雙方的合而為一,其他概念性要素根本微不足道,而人生意義的真相,也唯有用了心才能品出箇中滋味,看見俯拾即是的真理,就像閱讀《看不見的門和鶴的天空》,說不定你與作者的靈魂碰撞,就出現在那字裡行間的書頁裡。

 

 


 

☆感謝皇冠文化提供試讀機會

 


創作者介紹

旅人書房

jr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